ifeng_share_thumbnail
以前只需“简装”现在要“标配” 租客口味在变化 ——凤凰网房产阳江
广州房屋租赁市场平稳,为何租金水平在上升?本地二房东一语道破“天机”近日,新快报记者走访本地中介机构、二房东和房东了解到,目前广州的房屋租赁市场比较平稳,但由于出租房内外环境都在不断改善,租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所以租金水平确实在上升 -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
https://yangjiang.ihouse.ifeng.com/detail/2018_08_27/51596093_0.shtml

以前只需“简装”现在要“标配” 租客口味在变化

新快报
2018-08-27 14:33

广州房屋租赁市场平稳,为何租金水平在上升?本地二房东一语道破“天机”

近日,新快报记者走访本地中介机构、二房东和房东了解到,目前广州的房屋租赁市场比较平稳,但由于出租房内外环境都在不断改善,租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所以租金水平确实在上升。有二房东表示,以前年轻人租房只需“简装”即可,现在没“标配”不考虑。房租上涨悄然影响着年轻白领的生活,甚至在应聘时也不得不考虑到租房的因素。

年轻租客:租房要看环境和地段

小潘于2016年从南方医科大学毕业,进入广州燕塘附近一家医院工作,3年时间租了三次房。起初,她和同学一起租住在梅花园附近一套民房。这套房子本是四房四厅,被分割成两套两房一厅的小房子,小潘和同学租了一套,另外两个女生租了另一套。当时,小潘每月税后工资5000多元,租的房子是每月租金1000多元。 

由于房屋潮湿,并且光线很不好,一年租约满之后,小潘搬到了京溪山庄附近,这时,小潘的税后工资已涨至6000多元,而房租更高了。

因为各种原因,小潘于今年6月又搬至南方医院附近一个小区的一套三房两厅房子,和其他两个人合租,整体居住环境有所改善。“不过现在房租要1800元,我税后工资六七千元,感觉压力有点大。”小潘说。

在天河区的城中村天河村,由于地段好,交通便利,房屋租赁很火爆。新快报记者了解到,这里单间月租1000元左右,一厅一房月租1800元左右,一厅两房月租2500元左右,相当抢手。小张大学毕业后在珠江新城找了一份工作,月收入约6000元。他在一间月租1200元的单间住了两三年,租金只升了100元,他说可以接受。“选择在天河村租房,一来租金可以承受,二来上班近,省了路上的时间,尤其是经常要加夜班,这里步行也就10多分钟,省钱。如果住得远,打的回去,咪表跳得让人心惊肉跳。”

二房东:现在出租房子设施要全

新快报记者在天河区走访遇到了在广州做了10年二房东的湖北人老杨,他说,除了分散的待租房,现在他也开始做公寓租赁生意,包括刚拿下的一个公寓项目,他手里已有4个长租公寓项目。

“以前的租客以85后为主,现在95后成了主力军。”他说,早些年,他把城中村的民宅租下来再租出去,一间房里有一张床、一张桌椅,加上煤气和热水器等“简装”,只需投入500元。现在做公寓设施要齐全,空调、席梦思、电视机、洗衣机、冰箱、沙发等成了“标配”,一个单间要投入3500元左右,一房一厅约需投入5000元。

随着公寓的设施上了档次,其租金水平自然也比“简装”房要高。新快报记者了解到,在天河区一个城中村,现有一栋商业加住宿的集体物业“招亲”,业主方明确表示每月租金共2万余元。之前,该物业经营者每月仅交给业主方6000元,现在的价格比以前翻了三倍还多。不仅如此,有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内部已有人开价2.7万元,这意味着,该物业楼上的待租房租金将出现大幅涨价。

在越秀区,包租婆阿茹三姐妹的父亲去世后留下一套二房一厅的房子,之前没有出租,她们将它作为一种纪念和姐妹聚会的场所。后来决定出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房子附近一所原来不起眼的小学变成某名校的分校,周边同样的房屋租金从原来的每月2500元飙升到近4000元。于是她们三姐妺经商议一致同意将房子租出去。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,附近公寓业主把房子交给管理公司出租,20多平方米的一房一厨,业主每月有3000元进账。

中介机构:长租公寓变单身公寓

“广州目前的房租比较平稳。”广州某中介机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坦言,长租公寓租金确实比所在区域的房租高,但它们所提供的功能设施、文体活动空间等也更丰富完善。“搞得漂漂亮亮的,智能设施齐全,可以拎包入住,帮租客省了不少事”。

该负责人指出,市场上的长租公寓都打着“年轻化”的旗帜,有的公寓出租方甚至要求租客不超过35岁,“长租公寓都变成了单身青年公寓,年龄偏大的外来务工人员的租房需求反而没有得到重视”。

新快报记者还了解到,目前,广州有少数机构平台拿着散布全市的不少房源,再找中介放盘,按比例从佣金中分成,制定的房租也比房源周边房屋租金要高。据声称与银行合作的某平台提供的房源信息显示,在番禺区可以提供的待租房中,一套不到50平方米的一房一厅月租3000元,一套约45平方米的一房一厅月租2000元至2200元,待出租的三房户型月租从3600元至5000元不等。上述负责人表示,这些待租房经过二房东、三房东的手,再给中介一个价格出租,中间平台定的租金比业主直接放盘的租金水平高,结果是抬高了房租水平。

此外,该负责人还提到了租客和房东不愿意去办理租赁备案登记的问题。“为什么很多人不去备案,因为要缴税。”新快报记者查询了解到,根据广州市有关部门2016年发布的《关于调整广州市个人出租房屋税收政策的公告》,个人出租住宅房屋月租金收入(不含增值税税额,下同)未达2000元的,税费综合征收率为4%;月租金收入2000元以上(含2000元),30000元以下(含30000元)的,税费综合征收率为6%;月租金收入30000元以上,100000元以下(含100000元)的,税费综合征收率为7.9%;月租金收入100000元以上的,税费综合征收率为8%。 

按照相关规定,出租人在规定期限内依法申报、缴纳房屋租赁相应税款。尽管出租屋综合税应由出租人承担,但在实际操作中,一般是租赁双方协商决定谁来出这个钱。该中介机构负责人称,在目前业主方较强势的环境下,一般由租客来承担税款,这样其实是变相涨房租。

专家:房租上涨牵一发动全身

“投资者是趋利的。”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,租金水平与供求关系密切相关。从供给端来看,出租房子的除了业主,还有投资者。“长租市场需要的是增量,而不是在存量中炒作。”广州一家房产中介公司的负责人范先生表示,长租市场的发展需要解决增量的问题。同时,政府对长租市场的监管需要加强。他建议,可以对长租公寓实行租金备案,政府部门可以实时监控市场数据,进而有效加以约束和引导。对大量囤积房源再转租出去,没有对租住空间进行改造提升,也没有给租客带来便利的炒高房租行为要坚决取缔。

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、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告诉新快报记者,房租上涨对于全社会有着牵一发动全身的效应,政府对于作为新生事物的长租房金融化需要进行监管。

彭澎称,目前政府针对低收入群体已经实行了公租房等兜底措施,房租上涨对于社会的影响不至于太大。“当然,如果房屋租赁市场出现扭曲,政府可以考虑适当干预。”彭澎建议,比如有的地方政府已经提出对租金进行“限涨”,不过他认为这项政策与限制房价上涨面对的问题一样。“不限,如果大家都租不起房怎么办?限了,如果造成大量空置又怎么办?”他认为,出台这一类政策要非常慎重,目前这个阶段还是先对中介把长租房金融化的行为进行监管,及时抑制其野蛮生长,让房租的涨跌摆脱资本的干扰。


[责任编辑:程佳媛]

重磅推荐

金科天玺


查看详情